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顾越:财险业进入分水岭,市场更细分、主体更分化、业务更多元

虹儿| 2019-5-3 12:00 阅读 1191 评论 0

编者按

2019年1月4—5日,由『慧保天下』主办的“2019慧保天下保险大会——通往理性繁荣之路”在京召开。在为期两天的大会议程中,逾60位嘉宾围绕寿险、财险、中介、科技等领域的重大议题、热点问题发表讲话,逾千名业内外人士亲临现场参与大会。

太平洋产险董事长顾越出席活动,并发表了主题演讲。关于当前的行业大环境,顾越认为,虽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重要的是要能够在不确定性中找到确定性的变量。在中国的经济发展进程中,财险始终是朝阳产业,可能比寿险发展的机遇更好、发展的期望更高。

他还表示,财险行业下一波风险并不是来自于车险的市场竞争乱象,而是来自于我们对风险认知的浅薄,包括风险治理、交易对手风险累积、资本约束下的偿付能力等方面。

而未来财险行业的竞争,不单单是价格竞争,不是单一层次的、单兵突进的竞争,而是公司素质的竞争、能力的竞争。

太平洋产险董事长 顾越

从产险角度来讲,无论是转折,还是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的困难,都是一种进化。这种进化都肇始于环境进化带来的进步;适者生存的本能驱动消除了嬗变和成长带来的疼痛。这样一个环境的变化,是重新出发、迈向新的发展阶段的新起点。

影响2019年产险业发展的主线

经济环境。在这个主题中,主要是确定性和不确定性之间的关系问题。大环境有很多不确定性,其中又存在着很多确定性。在这样的环境中,怎么样在不确定中找到确定性的方向,这是保险从业人员,特别是财险行业的不确定性。

不确定性中最大的不确定性是中美贸易。

确定的因素中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确定性的方向。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对财险行业来讲,内容非常丰富。

政策是清晰的,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出的信息来看,财政有为、货币适度、政策配套。稳中有进、以稳为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六个“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资、稳外贸、稳投资、稳预期,充分体现了2019年的经济的主旋律。

从财险的角度来讲,在七大任务中,可以看到我们的机遇是可期的。三大市场:聚焦制造、发力国内、推进乡村。三大工具:协调区域、加快改革、扩大开放。一个保障:保障和改善民生。虽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在不确定性当中确实有很多可预期的确定性变量。

监管环境。银保监会合并以后,提出了新的监管思路。以防范风险为核心的监管思路,整体监管向更高、更严、更强方向转变。

技术环境。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态,更多的是改变了我们的发展模式。但是,技术终究是为经济服务的,技术终究是一个工具。所以,技术环境的影响更多的是来自于场景、技术和客户之间的融合。

保险环境。“危”与“机”并存。

“危”,包含很多内容,无论是新车销售,还是各个领域经济环境的变化,危中显压力。2018年感受更为深刻。新车销售、商改都是外部环境,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能否在这个过程中逆势而为。

“机”,在中国的经济发展进程中,财险始终是朝阳产业,可能比寿险发展的机遇更好、发展的期望更高。

小结:

1.不确定性环境中找到确定性,是解开方程式的关键。

2.下坡路有两种走法:一种是顺势而为,是上坡进化的蓄势;一种是逆势溜坡,是淘汰退化的颓势。怎么样掌握好上坡和下坡之间的动能转换,提档换速是关键。

3.保险市场可能进入分水岭,市场更加细分、主体更加分化、业务更加多元。

新时期保险公司应锻造的核心能力

01

高质量发展能力

1.可持续。如果一个企业没有可持续的发展能力,高质量就是一句空话。

2.全覆盖。这是社会客户对保险公司的期盼,财产险行业能提供所有风险的承保能力。我们自身是可持续发展的,但如果行业无法提供全面的风险保障,高质量就要打上双引号,也不会被社会认可。

3.有前途。如果我们是一个夕阳产业,我相信我们提的“高质量”就不符合国家提出的高质量发展的总目标,也不符合“三去一降一补”的总体要求。

这个“高质量”是分别从企业、社会、产业未来发展三个层面展开。

02

集约化经营能力

1.集约。在技术、流程、组织方面怎么样体现集约化的经营能力。集约是手段。

2.融合。是一个工具。单打独斗也好,还是单兵突进也好,还是单兵经营,面临的困难问题非常多。如何在客户、渠道、上下游、产业链、价值链各方面进行融合,这是核心关键。

3.“三效”是目标。效率提升、效益提高、效果显现。效率是过程,效益是目标,效果是达到社会和企业共同发展。这是财产险行业应该体现的。

03

风险管理能力

财产险行业对风险管理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在这样的环境变化中,特别是经营方向从车险转向非车,风险管理是考验财产险行业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核心。财产险行业确实是风险管理者,体现在几个层面:

1.风险定价。说明你对风险的认知和认识,跟车险定价完全不一样。如果说车险具有广泛的流动性和自然的风险对冲性,非车业务的风险跟车险的风险状况完全不一样。在这个过程中,怎么样做到科学的识别风险,进而准确的进行定价,这是财产险行业的看家本领。

2.风险转移。接下来最大的挑战不仅是进入到发展有很多机会的非车险业务领域。从财险公司的角度来讲,最大的难题不是在销售端,而是来自于后端的风险转移能力,这一能力集中检验了一个产险公司的资金、资源、资本之间的关系问题。资金更多讲究流动性,资源更多的讲究集约化程度,资本不仅是股东的回报,更多的体现在资本的应用过程中,怎么样达到风险和收益之间的均衡。

3.风险组合。不同产品之间、不同的险种之间,自然是风险组合的过程,而不是简单的业务堆积过程。很好的利用好业务组合,也就达到了有效的风险组合。

4.ALM配置。相对来说,风险偿付能力这一点谈的比较少。但是,在新的经济环境中,很好的应用好ALM的配置能力,能有效抵御前端的经济风险。

小结:

1.未来市场竞争更多体现为素质能力层面竞争,而非数量规模层面竞争。

2.财产保险下一波风险更多体现为基于对风险浅层认知所导致的系统性风险冲击,包括但不限于:保险变冒险的风险自留、再保交易对手的风险累积、资本约束下的偿付能力风险,以及总量风险累积无法全球分散的集中风险。

3.转变思路、回归本源、转移风险、营造环境,是衡量保险公司还是冒险公司的关键。

财险行业回归本源更有现实意义。

一个国家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离不开财产险行业的全面风险保障能力。有了这样的保障能力,国家才能更加富强、人民才能更加安定。在下一波的转型突破过程中,财产险行业的市场空间更大、可作为的领域更多,也是更能体现财产险行业价值的根本所在。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