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跨境贩卖银行卡的背后:多流向电诈窝点,有开卡人出境做担保

红尘逝| 2019-7-26 01:20 阅读 16658 评论 0

95后的柳某元年初出了趟国,以“担保人”的身份。

目的地在境外,简易的板房,管吃管住,要待满三个月。他要担保的是自己卖出的10张银行卡,这些银行卡卖出被犯罪分子使用期间,不能出现本人通过挂失等手段将卡中的钱取出,占为己有。

柳某元得到的承诺是,一套银行卡资料,使用一个月1000元报酬,这些资料包括银行卡、绑定的电话卡、U盾等。在柳某元身后,是一个以李某涛为首的贩卖银行卡团伙。4月底河南博爱县警方将其打掉时,查出该团伙收购、贩卖银行卡资料达6000余套。

博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许志杰近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介绍,经查,多张银行卡关联出电信诈骗案件,被用于转账和洗钱,逃避打击。

收网李某涛团伙只是公安部督办的“3·26”专案一角,专案由广西一起跨国运输贩卖银行卡案件入手,经过线索梳理侦查,4月28日,公安部指挥27个省区市公安机关采取集中收网行动,摧毁了一个通过互联网勾连纠结、覆盖全国、专门贩往东南亚的特大买卖银行卡犯罪网络,抓获犯罪嫌疑人631名,缴获银行卡11220张、企业对公帐户1886个,查扣一大批手机卡、U盾、公章等涉案物品。

在这个庞大的银行卡贩卖网络里,不劳而获的个人近乎随性地开卡开户出售,银行卡虽然实名办理,但任别人使用而不受限。

广西崇左友谊关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摄

“担保人”

在出卖自己的银行卡之前,柳某元有一个谈了一年多的女朋友。据柳某元称,由于恋爱期间花销较大,自己还借了很多贷款。此间他做着一份汽车销售的工作,但因为卖出一辆车往往要很久,他需要一份来钱快的工作。

柳某元在朋友圈发布了求职消息,不久有人加他好友,向他介绍了一份出国的工作。带着自己的银行卡给公司用,办的银行卡越多,钱越多,另外出国后每个月还可以多领一份工资。

出发之前,柳某元就先期领到了2000元报酬,这让他相信这活儿确实能挣钱。柳某元记得,下了飞机后又坐了二十五个小时大巴才到达目的地。身份证、护照随即被收走,他明白自己的身份是“担保人”。

焦作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李三庆告诉澎湃新闻,随着电信诈骗越发展,犯罪分子考虑资金安全,为了防止买卖银行卡后出现挂失取钱“黑吃黑”,要求开卡人直接去境外当做“人质”担保抵押。对卖卡人来说,利益比较高,每天什么都不用做,包食宿。

贩卡团伙里流传着这样的故事,一对夫妻卖卡后,丈夫赴境外做“人质”,结果妻子在境内将卡挂失后把钱取走了,丈夫在国外被一顿暴打。

管吃管住,在简易的板房里待了一周后,河南警方从境外押解回100多名电信网络诈骗嫌疑人的新闻见诸网络报端,柳某元的家人看到新闻后怀疑他也是在境外从事电信诈骗,赶紧让他回国。柳某元称前前后后自己共在境外待了二十天左右。

虽然银监会在2015年曾下发《关于银行业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工作事项的通知》,规定同一客户在同一商业银行开立借记卡原则上不得超过4张,但因为商业银行的众多,这意味着个人仍然可以开办大量的银行卡,并且可以通过挂失销户等方式反复开办银行卡。

河北围场的孔某义就带着妻子、儿子、儿媳等共5人办了38张银行卡来贩卖挣钱,其中有8张是在他的名下。38张银行卡都设置统一密码,同时还要去办电话卡,每个电话卡绑定两到三张银行卡,电话卡也是要与银行卡配套出售的。

孔某义称,家里小儿子结婚缺钱,自己在网上看到有招聘广告,管吃管住,游山玩水,轻轻松松就把钱挣了,儿子也曾劝过他不要去,但他还是没能抵住诱惑。他也曾问过银行卡是用来做什么的,对方告知说是用来换汇用的,挣差价。

孔某义也被要求出境给四个家人的银行卡担保。除了怕黑吃黑,“人质”的作用还有,一旦银行卡出现了问题,比如被冻结,要帮忙解冻,被挂失了,要联系家人把钱找回来。孔某义未料到的是,在机场等待出境时就被博爱警方抓获。

博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张珲说,目前来看,这些卖卡的人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还包括一些大学生,因为玩儿花销大,需要快钱;一种有不良嗜好比如赌博的,需要用钱。

警方从蒋某杰处查扣的“两卡”及对公账户材料。 崇左市公安局 供图

“法人”

相较个人账户,对公账户在电信诈骗中欺骗性强,容易蒙蔽受害人误以为是正规公司,而且可以走账金额大,查询冻结止付相对困难,因此更受犯罪分子青睐,往往也有着更高的交易价格。

在“3·26”专案中,嫌疑人通过雇请人员充当法人代表注册公司,在进行工商登记后,前往银行开办对公账户资料,再进行倒卖。

32岁广西南宁人陆某将至今未婚,初中没毕业就外出务工。2017年的时候他在广州的网吧上网时遇到有人招工:包吃包住,一天还给伙食费50块钱,开办营业执照和对公账户,只需要签名就可以,一单给一千元。陆某将随即以自己名义注册了四家公司并开办了对公账户。

2019年初陆某将又加入了一个团伙,他的工作内容包括给“法人”安排住的吃的,还有教“法人”怎么回答银行的问话,比如当被银行工作人员问及开账户做什么,就按照工商登记的营业范围来回答。老板承诺,做的好的话一个月两三万元工资,除了包吃包住,他每天还能得到50元生活费的保障。

和陆某将相似,1991年出生的刘某平跟人去了广州,也被带去了银行开对公账户,对方说是要开办银行卡对公账户才能参与摇车牌号。他也一度担心对方拿银行卡去做点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或者是拿着自己身份资料去办理贷款,但这担忧也未经得起来钱快的诱惑。

江西人田某生从事代办营业执照生意已经多年,刘某平就是他通过中介招来的“法人”。田某生称,他的“法人”一般是通过招工中介招进来的,这些人很多好吃懒做、不上班。他会明确地告诉他们,找他们来注册四五家公司及开办相应的对公账户,给报酬三千块钱左右。

开办的方式也简单,拿着法人的身份信息去注册公司,之后拿着工商执照去开对公账户。田某生说,他的团伙一个月可以开100套对公账户资料没有问题。比如工商执照的挂靠地址,一两百块钱就能租一个地址,而且同一个地址可以挂靠多家公司。而一套对公账户资料他卖出的价格在5000块钱左右。在他看来,行业内对转手公司对公账户资料习以为常,

参与案件侦办的广东省江门市公安局新会分局刑侦大队中队长吴国祥告诉澎湃新闻,这些公司资料都是通过正规相关部门去办的,但注册的公司往往都是空壳公司,公司资料用来转卖,甚至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电信诈骗中通过对公账户走账,给打击带来了一定难度。

警方清点查扣的万余套“两卡”。 崇左市公安局 供图

堵漏

柳某元回国后并没有放弃贩卡这个挣钱的门路,他继续加入了李某涛团伙负责接收别的卖卡人寄来的银行卡资料,检验一下银行卡是否有欠款,绑定的电话号码、密码是否正确。

他的同事,今年19岁的齐某园大学还没毕业,在李某涛团伙负责接待卖卡客户,验卡登记银行卡资料,还有就是给收来的成套银行卡资料中的电话卡充钱,开通国际漫游,以便这些卡在国外能够便利使用。

齐某园说,年初的时候她在人力资源市场碰到有人招工,需要做接待行政类工作的员工。入职之后,齐某园发现公司开始大张旗鼓地宣传收购银行卡,多的时候有上百人去办公室咨询。她对公司发布的招聘信息也觉得搞笑,“许诺月入过万,出国打工,说得冠冕堂皇,其实是欺骗别人”。

齐某园说,她最初看来这样贩卖银行卡的行为只违规,不违法,就像把自己的银行卡给家里人用。当办案民警告诉她大多数经贩卖的银行卡流向电信诈骗团伙,并且他们团伙贩卖的银行卡已有被查证涉电信诈骗案件时,这个女孩儿着急地哭了,目前她已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被刑拘。

像齐某园一样,卖卡人往往称自己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李三庆说,自己开办银行卡用于贩卖,轻则会影响到自己个人征信,如果银行卡被用于电信诈骗,可能还要承担连带责任。此次专案行动,焦作警方侦查发现,侦办的案件中数百上千人开办银行卡贩卖,这些银行卡多数被用于电信网络犯罪。

今年3月,央行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自4月1日起,银行和支付机构对经设区的市级以上公安机关认定的出租、出借、出售、购买银行账户(含银行卡)或者支付账户的单位和个人及相关组织者,假冒他人身份或虚构代理关系开立银行账户或者支付账户的单位和个人,5年内暂停其银行账户非柜面业务、支付账户所有业务,并不得为其新开立账户。《通知》还要求,银行和支付机构为客户开立账户时,应当在开户申请书、服务协议或开户申请信息填写界面醒目告知客户出租、出借、出售、购买账户的相关法律责任和惩戒措施,并载明:“本人(单位)充分了解并清楚知晓出租、出借、出售、购买账户的相关法律责任和惩戒措施,承诺依法依规开立和使用本人(单位)账户”,由客户确认。

对于对公账户买卖形势,央行有关负责人就《通知》答记者问时指出,当前不法分子转移诈骗资金使用的账户有从银行账户向支付账户,特别是单位支付账户转移的趋势。而部分非银行支付机构也存在单位支付账户实名审核不到位、使用不规范等问题,易被不法分子利用。为此通知要求严格审核单位开户证明文件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合规性,加强账户实名制管理,核查存量账户实名制落实情况。

央行同时还要求银行加强审核,主动发现甄别可疑交易。加强单位支付账户开户审核,发现单位支付账户存在可疑交易特征的应当采取面对面视频等方式重新核实客户身份,甄别可疑交易行为,确属可疑的,应当按照反洗钱有关规定采取相关措施,无法核实的应当中止该支付账户所有业务。

文章点评
关注微信,有惊喜
关注我们,每天有惊喜,每日有活动,每日有礼品赠送,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关注,你还在等什么?